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专访

【人物】少年杨成:心有所执,那就去闯!

作者:梦婕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6-11-28 08:27:34

  【流媒体网】消息: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我该如何存在……

1.png

  如果你第一次见到杨成,绝对不会把他和任何出走创业这类“疯狂”事迹联系在一起。他长了一张任劳任怨的老实人的脸,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带着笑意,说话时平视对方;斟酌字眼时,看向别处;说到心坎时,笑意会化成声音。

  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杨成,在一年多以前陡然冲破以往按部就班的人设,主动放弃平稳优越的工作与生活投身创业大军,怀揣着经年累月积攒下的经验以及一点残留的青春与梦想,试图在不确定的市场浪潮中大干一场,只求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这足够让身边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如果你也在某一刻哼过一首歌

  见到杨成的那天下午,他刚好在大望路附近处理公务,事实上,前一天他也在这附近,三四拨人,都约在一天,然后one by one。用他的话来说,北京的路况,从北五环来一趟不容易。即便不容易,他也来得频繁。最近他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动态:“是到了琢磨公司or家搬往东边的节奏了么?”看来总是处于马不停蹄中。

  这和他过去的工作状态迥异,倒不是说过去完全不会这样奔走,而是从过去的悠哉哉变得急匆匆。

  所以我们坐下来谈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为什么?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要进中国电信,而你为什么收拾包袱,说走就走?

  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杨成顿了两秒,然后他问,你有没有听过汪峰的《存在》。他拿出手机翻出歌词念了出来:“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我该如何存在?”他说他特别喜欢这一句。

  在出走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首歌一直在和杨成作伴,不仅倾听,也开口哼唱。夜深人静,一个步入中年的男人和一首反复追问自己的歌。

  这透露出两个信息。第一,于杨成而言,中国电信是否等同于牢笼?第二,关于存在的意义,他有没有找到答案?

  关于第一个问题,杨成的回答是否定的。他在中国电信干了15年,这期间无论是业务、管理,还是经验、人脉,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他强调要感谢中国电信,但他同时也坦言,到了一定的时候,人需要追求更多的东西。譬如情怀,譬如梦想。

  关于第二个问题,在当下这个浮躁的社会已经很少有人思考。事实上,如今的社会境况很有趣:如果有人说“这段时间我赚了很多钱”,众人会投以钦佩的目光;有人说“我泡了很多好看的姑娘”,人们也会羡慕不已;但当你说“这期间我明白了很多道理”,那么你得到的可能只是对方已经翻到天上去的白眼。

  欲望被完全具象粗暴地呈现,对于存在的意义人们根本不大关心,然而杨成关心。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反思自己,过去的状况如何,未来的路怎么走,保持现状究竟合不合适?他不断自我追问,最终做出了离开的决定,因为只有冲破舒适区,才有了变化的可能。

  《永远保持随时可以离开的能力》,这篇广为流传的文章曾经出现在著名的辞职市长梅永红的朋友圈,文中提到了一句话:“体制内的人最好的状态是,永远保持随时可以离开而且离开之后能比现在过得更好的能力。”杨成很赞同这句话,在体制内,有一部分优秀的人能变得更优秀,但更多的是被迫走向平庸的曾经优秀的人。在这里,一个人的价值经常取决于他所处的位置和领导的评价,但是这种价值体现,并不纯粹。杨成说:“当这两者都不存在时,把你扔到市场中,有多少人认可你?这个时候才是体现你个人真正价值的时候,但却恰恰不一定有。”

  就好像一个人的前半生一直在一个位置上保持坐姿端正,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对你点头示好,总是告诉你“干得不错”,你洋洋自得想要起身走走却发现肌肉僵硬,已经动弹不得,你意识到再这样坐姿端正下去恐怕就站不起来,于是就说什么也不想干了。

  不想干的人大有之,真不干的人却未必多。

  杨成选择成为不多的人中的一个,拒绝成为歌词里走着却被困在原地的那一个,他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情怀,觉得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

  如果你也有一份人生目标清单

  大多数人都有一份人生目标清单,洋洋洒洒列了好些条“一生一定要做的事”,时常拿出来高谈阔论一番,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倘若你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提上日程,他一定会凄婉地列举出各式不可抗的难关。情理双管齐下,瞬间给这份清单蒙上了浓厚的悲剧色彩。

  杨成也有一份人生目标清单,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纵然或许做不到所谓“伟大”的程度,但也拒绝活成一个满腔烦怨的受害者。他一直在有计划地完成这份清单,而不仅仅只停留在嘴里念念不忘。

  杨成的这份清单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投身市场,成为创业大军中的一员。在他看来,不出来创业一次,未免有点辜负这个时代。他说:“如果没有在市场上打拼一把,我觉得人生是不完整的。”

  如今逐步步入中年的这一代人,赶上过两个最好的创业时代。一个是互联网刚刚兴起时,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市场的变化给人们带来了各式各样的惊喜;另一个就是当下,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正逐渐过去,人工智能时代即将到来。前者杨成错过了,彼时的他刚踏进体制内的大门,才在人生目标清单的一项中打完一个勾,处于倍感满足中。后者可能是他创业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如果再不出来,机会窗口一旦错失很难再得。他自嘲说:“幸好这个时候有一点工作经验,还残留了一点梦想,所以就出来吧,如果再不出来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

  事实上,对于完成清单里每一项目标的时间点,杨成都有着自己的盘算。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那么创业是否也如此?杨成不这么认为,他不主张太年轻就创业,而是有一定基础的时候再创业。这个基础,包括阅历、经验、人脉等各方面的积累和对市场规律的把握,以及对所投身的这个事业未来方向的清楚认知。Gartner在其最近的《2017年十大技术趋势》报告中提出,AI将成为技术主战场,认为到2020年,人工智能成为服务提供商的主战场,20%的企业将雇用专门人员训练神经网络。因此,杨成断定,“人工智能未来20年对社会的意义,可能就像互联网在过去20年的意义一样,现在我们觉得它高大上,但未来它会慢慢变成一种平台和工具,就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

  在各方面条件都充分具备之下,杨成在自己的人生目标清单中再一次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迈得干脆利落。他觉得这里面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自己是湖南人。

  湖南人经常会提一些地域文化精神,从曾国藩的湘军,到电视湘军,湖湘文化的精髓就是敢为天下先,敢闯敢试成为湖南人的标签。作为一个经济算不上很发达的省份,文化和创新却总是名列前茅。“我前两天看了一份报告,互联网领域的几块高地,一个是江浙闽,一个是两湖再加上江西,这两个板块很突出。包括微信之父张小龙,他老家离我老家就几十公里,我即使做不到张小龙那么成功,至少也得痛快干一场!”杨成说这话时,很是骄傲,他很肯定,湖南地域的这种文化因子一直在影响着他。

  如果你也曾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要紧处常常只有几步。对于杨成而言,可以具体到两大步,不过这两大步在跨出之前,都不被大多数人理解。

  第一步,1997年杨成从《长沙晚报》辞职,到中国传媒大学(当时叫北京广播学院)读研究生。彼时的《长沙晚报》是个香喷喷的单位,人们拼命想要考进去。当年杨成大学毕业进入报社时,整个采编部只招聘了他一个人。几年后,他不再满足于这一汪池塘,觉得自己正值青春年华,还应该站得更高些,再拼一把,于是他背上自己不多的行囊只身来到陌生的北京。

  事实证明杨成完成了他的这一目标,读完研究生后,他顺利进入中国电信总部。2000-2015年间,在中国电信先后从事手机媒体、增值业务、视频运营管理等工作。

  “目前,网络媒体的搜索已经从单一的搜索发展到综合搜索,从简单搜索发展到智能搜索,从文字搜索发展到了图片乃至视频搜索。”这是杨成和韩凌合著的《三网融合下的边界消融》中谈到新的传播介质产生新的内容形态时写到的一段话,这本书出版于2011年,彼时的杨成,早就开始关注媒体融合,也看到了未来搜索的发展方向。更早一些,2008年初,杨成还曾与肖弦弈合著过一本《手机电视:产业融合的移动革命》,被称作国内第一本手机电视专著。

  除此之外,在中国电信任职期间,杨成还在《经济日报》、《云南社会科学》、《传媒》、《中国数字电视》、《人民邮电报》、《中国电信业》等报刊杂志发表论文20余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虽然具有一定的理论知识,还是需要实践来检验。

  似乎是必然的,杨成迈出了他的第二步,2015年从中国电信辞职,成为北京小白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OO。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池塘小不够扑腾,而是发现“纸上得来终觉浅”,他迫切想知道理论的研究放在实践中有没有意义和价值,能不能行得通。

  在正式迈出这一步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2011年杨成交流到福建电信,负责视频业务,此前他从未深入过市场一线,去之前很是忐忑。在这里他终于将电信业务和媒体业务结合起来,他回忆,“当时我们提出了两个规律、两个平台和两次营销,按照这个方针执行了两年半之后,福建的ITV用户数达到前五年的总和,收入为其1.3倍,尤其是增值、广告等二次经营收入实现年均200%左右的增长,收入为前五年的7.3倍,ARPU值由全国居中到名列前茅。因此,感到整个发展思路是对的,就对自己有了信心,觉得可以出来更好的施展。”

  体制内外相互之间的流动是社会的进步,人不再禁锢于某一个固定的点。和过去不同,繁花似锦不再只属于体制内,外面同样百花争艳。随着这两年整个产业大潮的变迁,在运营商体系也开始有更多的人希望个人价值能得到更大的发挥,于是出走成为一种大胆的跨越。杨成在经历了反复的思虑后,终于也很“光荣”地成为“电离子”(电信离职人员群)的一员。

  不过这并不等于风险不再。和第一步比起来,杨成的第二步有着更多未知数。他坦言,“我迈出的两步中,第一步已被证明是对的,第二步是不是对的,我现在还不知道。”但他意志坚定,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符合趋势的,即使前路坎坷崎岖也没什么可畏惧。结果无非两种,成功or失败。

  杨成的一个朋友曾向他分享自己的创业心路历程,他对杨成说,“如果你能做到敢在小区门口卖红薯讨生活,你还怕什么。”

  “我想我不会沦落到卖红薯的”,杨成说这话时自己先乐开了,但他紧接着无比认真地说,“当然真要卖红薯,我也能卖,或者还可以互联网+红薯。”

  毫无疑问,杨成的创业也遭到了家人的阻拦。他的妻子最初对他是否该走这一步有些犹豫,而他的母亲则极力反对。母亲曾几次想要跟他谈一谈,但最后杨成也没有给母亲这个机会。因为他知道她会说什么,会怎么说,他清楚她的态度,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答案。

  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值得投身去创业的时代的人都知道,摆在眼前的真正问题从来不是“是否可以成功”,而是“知道在结果中成功与失败的几率几乎相当,有什么能说服自己继续走下去”。

  对于杨成而言,这个问题可以用朋友赠与的海伦·凯勒的一句话作为回答——渴望飞翔的人永远不会甘心于爬行。

  如果你也决心从理论家蜕变成实战者

  从理论家蜕变成实战者并不容易,多少人熬没了胶原蛋白,有时候支撑下去的只凭一句“老子就不信了”而已。不过杨成的创业路似乎走得还算平坦,毕竟注册公司的那一刻并不是这家公司的起点,真正的起点是在注册公司之前。成功的胜算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即这个公司是从零开始,还是在此之前,其实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所有靠谱的创业公司其实都是“再创业”,小白世纪完全可以归类其中。

  小白世纪是一家致力于视觉人工智能的科技型创新公司,现阶段主要实现视频识别搜索和视频内容的碎片与标签化。依托清华大学技术基础,针对互联网视频大数据激增而缺乏有效利用的现状,搭建了一个视频人工智能平台,通过新型技术,提升了千倍以上的机器训练效率。目前,小白世纪已经建立了数千个人脸、物品和场景的视频标签模型,为视频领域的视频电商、互动广告、盗版监控、IP重构等提供技术能力支持。最近,小白团队的多项关键技术在ImageNet榜单中名列全球第二,成为了全球视频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

  这个创业团队在公司成立之前就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不仅是对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还有对产品、市场、技术的丰富认知。就像在玩乐高玩具,他们需要做的是把已有的积木组合起来,即使在组合的过程中还会发现有些欠缺,但他们知道如何去找这样的积木。而不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还想着要盖一座城堡。

  最重要的是,这样成熟的创业团队不会出于跟风的目的而冒进,必然是因为项目好,是趋势,才会去做。杨成就是因为看好人工智能的前景,才毅然决然跳了进来。迄今为止,杨成是对的,因为即使是在瑟瑟寒风中,小白世纪的项目也受到资本的追捧。

  不过即使胜算远远大于从零开始的创业,但杨成从理论家化身实战者,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期间过程一点落差都没有,似乎也不太可能。杨成笑说自己不大在乎,他已经过了大喜大悲的阶段。

  过去在体制内,杨成只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体制外的竞争和压力;而今,他也成局内人,在谋划未来时也开始着手勒紧腰带以渡过这个资本寒冬。

  杨成过去代表的是甲方,创业后他自觉将自己划为乙方,但有朋友不“乐意”了:“就你还乙方呢?你算个丙方或者丁方吧!”杨成复述朋友的话时哈哈大笑,他不大在乎,“丁方就丁方吧。过去我做甲方时把乙方当朋友,现在做丁方了,大家还继续是朋友。”

  这一年多的创业历程,杨成用了八个字概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对他而言,一个项目、一个产品就是一粒种子,看着自己和团队精心培植的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种喜悦在别处体会不到。

  所以从踏出体制内的那天起,杨成就没有想过会再回去,外面总有新天地。这过程中,杨成不仅需要独当一面,最好能挡很多面,所以他的每一天都充实且满足,见各种各样的人,吸收四面八方的信息,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保持年轻的心态,萌生更多创造力,每一天都觉得比昨天的自己更充实。他说:“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一些年轻人还年轻化。”

  至于创业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难,早已不是杨成前行的绊脚石,“遇到困难,解决困难。没有声泪俱下,也不会凄凄惨惨。以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努力,盲目的乐观和盲目的悲观我认为都不可取。”

  说完这话,杨成点了支烟,寥寥一句:“创业不易”,紧接着他又补充道,“值得投身。”

  创业是一场马拉松,成功远远不只是积累的里程数。奔跑中的谋划和布局,技术支撑和市场铺垫,还要有到达终点后仍然坚持奔跑的意愿。尽管潮水自会来去,但显然,杨成心志坚若磐石。

2.png  

波心荡,冷月无声。by 杨成

  写在最后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很火,被人前赴后继地引用,我不确定他们真的明白这句话背后有关时间的意义。在我看来这话用来形容杨成再合适不过,人人都说“大人才分利弊”,而在这一场出走创业中,中年杨成不计得失代价的前行,无疑少年感十足。这份深思熟虑的“莽撞”,也将他朝着梦想不断推进。

  时间是把双刃剑,它能伤人,也能给予人。经历就是答案。

  杨成的朋友圈,每日依然定时更新最新出炉的风光片,我不大相信这是存货。和过去坐姿端正下赏景的心态相比,现在的他大概更易醉于山水文园间。他依然在奔腾,只是换了草原和城堡。

  于我而言有一件事颇为遗憾。

  那天当杨成一脸诚恳地问我是否能抽根烟时,我应该要求他看在我被迫吸了二手烟的份上,高歌一曲《存在》。

责任编辑:张海月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