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专访

【特稿】向死而生:帕科科技的成长之路

作者:梦婕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7-03-06 13:13:11

  【流媒体网】消息:好好忍耐/不要沮丧/如果春天要来/大地会使它一点点地完成/我们所做的最少量的工作/不会比大地之于春天更为艰难——莱内·马利亚·里尔克《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人的一生总在不断经历这些事:轻易能做到的,下点功夫能做到的,恐怕做不到的,绝对做不到的。最后做了哪些事,决定了一个人的成长度以及离梦想的距离。停留在“轻易能做到的”或者“下点功夫能做到的”,这叫舒适区,成长微薄,梦想遥远。挑战“恐怕做不到的”或者“绝对做不到的”,这是颠簸区,成长爆表,梦想可及。

  2004年,吴晓涛合伙创办了上海帕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从创立之日起似乎就极少腻在舒适区,他们的创业历程就像过山车,颠簸动荡,无休无止,在喜悦、痛苦、希望和绝望中轮回,曾经四次和死神插肩而过,又不断在挫折中站起来。

  为什么不选容易的那条路走?为什么明知是“死路”还要前行?

  “创业本来就是一条死路,死是一种必然,不必唏嘘也无须同情!活才是偶然,活而且要活得有价值并不容易!”

  这大概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向死而生”,看清了人生的有限,才能看清自身发展的无限。只有在面对死亡时,选择,才会变得严肃且认真。

  混沌

  一个公司的创立就如新生儿的诞生,梦想和未来时常摸不清、探不明,每天面对的更多的只是:活着。

  2004年,作为上海帕科信息的一个研发部,帕科软件的火种开始点燃。为了生存,这个研发部一直跟随信息公司的客户做一些软件外包,制造行业、电力行业、运营商行业……涉及领域庞杂,定位不清,前路迷雾重重。

  一团乱麻的后果是人员流失率极高,作为企业的掌舵人,吴晓涛开始和员工沟通,询问他们为什么要走?得到的回答是:“除了写代码,我不知道公司的方向在哪儿?我的价值何在?”

  吴晓涛被问住了,他突然意识到每天没日没夜奔波于公司的生存,却忘记了公司为何而存在?公司的核心价值所在?他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公司的未来,而摆在眼前的有两条路:

  第一条,软件外包。帕科信息当时的业务定位为4个S,即存储(Storage)、应用安全(Security)、技术服务(Service)、软件开发(Software)。前三个S的业务已经达到每年数千万收入、利润数百万的规模,并且每年保持在50%以上的快速增长。走软件外包这条路似乎顺理成章,只须从卖设备变成卖“人”,但吴晓涛和他的合伙人们很清楚,这不是他想要的,与其“卖人”不如专注地卖设备,这更符合创始团队的基因。

  第二条路,专注于某一个行业做深做透,成为这个行业内领先的领军企业。机缘巧合,2006年,上海电信研究院在四川开展IPTV试点项目——“电视上网”,帕科与上海电信研究院达成战略合作,免费为四川电信“电视上网”项目做平台建设,成为了最早一批涉足IPTV业务的技术公司。尽管彼时的IPTV前途未卜,政策前景不明朗,被广电叫停,以及用户使用习惯待培养等诸多问题缠身,但IPTV的业务形态和模式符合电信运营商的宽带发展战略,是能够获得长期发展的业务形态。吴晓涛和他的团队坚定地认为这会是一个趋势,未来宽带一定会大发展。

  梦想第一次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轮廓。内心笃定的人,对于路径的选择总是毫不迟疑,帕科决定踏上第二条路。吴晓涛要创建一家有别于设备集成业务,在IPTV领域内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行业价值的公司。

  2007年8月,帕科软件从帕科信息剥离正式成立上海帕科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IPTV行业端到端的软件技术提供商,将一切跟IPTV无关的其它行业外包开发业务全部砍掉,彻底敲定了公司的未来走向。

  这在当时无疑是招险棋,整个公司除了通讯厂商背景出身的技术创始人陶敬伟之外,没有一人懂得IPTV业务,更不知道华为、中兴、爱立信、UT等通讯行业的巨头们准备在此领域起舞。无知者无畏,既然决定前行就一往无前。

  此时,帕科软件的客户只有两个:上海电信研究院和四川电信。前者是中国电信IPTV规范的制定者,每年会根据IPTV技术的发展制定新的标准,并就预研性的应用给合作伙伴一定的开发费用;后者在项目初期是“义务劳动”,一直到2007年底才有一笔90多万的项目收入。但这些钱远远不能支撑一家技术型公司的发展,于是吴晓涛将30%的精力用在帕科软件的生存上,70%的精力用在发展壮大帕科网络的业务上。吴晓涛和他的合伙人们走了一条以贸易养技术的道路,帕科网络成了帕科软件的风险投资人。如果没有这样的业务架构,帕科软件或许早已夭折,但即使有这样的支撑,帕科软件仍然在生死边缘上挣扎。

  2009年,四川电信的“电视上网”平台做了两年,发展了近10万用户,帕科的IPTV端到端解决方案愈加完善,各种基于IPTV的增值应用和行业应用也愈加丰富。与电信研究院共同开发的多屏互动、视频叠加、智能终端的浏览器、EPG智能推荐、视频通话等新的研发成果逐步成型。

  2010年,三网融合第一批试点名单公布,前景似乎欣欣向荣,帕科卯足了劲儿扩充团队准备大干一场。然而,正当它满怀胜利的梦想在懵懂中前行时,华为、中兴、百视通等巨头大举进军四川IPTV市场,使帕科第一次面临了生死存亡。为了守住成果,帕科多方联络,联合中兴、联合央视、联合成都台,投入大量的精力试图保住建设了两年的10万用户的平台,但蝼蚁之力何以憾山?华为、中兴以IPTV平台加CDN、终端赠送的方式分割了市场,帕科被迫全面退出了四川电信IPTV基础能力平台的建设。

  仅有的两个客户只剩下一个,怎么养活这么一大帮人?

  蛰伏

  第一次危机的来袭让2010年的春节显得异常寒冷且难熬,吴晓涛靠读《长征》渡过了这个本该喜庆的日子。

  春节过后,在上海奉贤滨海的一个小酒店里,吴晓涛和当时团队的骨干们召开了两天的闭门会议,整个团队都沉浸在前路未可知的愁闷氛围中。有人向吴晓涛建议,收缩四川团队到只留3人。吴晓涛立马否决,“这些人是帕科的火种,无论如何我们得养着”。在他看来,四川团队虽然还很年轻,但在项目中得到了锤炼。一个有实战经验的团队对帕科的未来至关重要。

  既然无路可退,就只能铆足劲儿向前冲,寻找新的生存之地。会议最终明确了三个目标:

  1、退出所有可能跟巨头对抗的运营商IPTV基础能力平台的建设市场;

  2、为运营商提供更底层的定制化技术服务;

  3、寻求为运营商IPTV基础能力平台市场有竞争力的大通讯厂商做OEM。

  于是,在不裁员又失去仅有的两个客户之一的窘境下,帕科开始为电信运营商做更底层的工作,譬如EPG的开发,譬如行业的定制,揽一些小活,赚一点小钱,活得捉襟见肘。尽管这些业务多年以后逐渐成为帕科的优势及竞争力体现,但在当时,这可一点都不值得庆贺。

  幸运的是,在帕科摇摇欲坠的前行路上,爱立信出现了。彼时的爱立信正计划入局国内运营商IPTV基础能力平台的建设市场,爱立信的IPTV系统自成体系,不能完全符合中国通讯运营商IPTV2.0的技术标准,出于成本考虑,爱立信选择了帕科作为中国IPTV系统平台的OEM合作伙伴。

  至今回忆起这段往事,吴晓涛仍然心存感激。爱立信不仅仅是扶了帕科一把,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改变了帕科。作为一家长期处于信息技术领域前沿的国际型企业,爱立信管理规范、严谨有序,尤其注重契约精神。这让帕科也开始进化自己,建立逐步规范的软件研发、产品设计、质量监督以及各种支撑体系,搭建了更健壮的符合运营商市场标准的系统平台。与公司共同提升的,还有帕科的团队,他们不断学习更多专业技术,充实自身,乃至今天帕科的核心技术骨干大多数都是当时和爱立信做项目时锻炼而来。在和爱立信合作的两年时间里,帕科搭建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公司构架。

  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对帕科的发展非常重要,因为它无形中让帕科走出舒适区,不断挑战“恐怕做不到的”和“绝对做不到的”事,期间获得的高成长让帕科逐渐蜕变为IPTV领域不可多得的高新技术型公司。

  然而万事都有利弊,爱立信把帕科从一个苟延残喘的泥潭中拽了出来,却无意中将其推上了另一个生死未卜的悬崖。很快,帕科遭遇了第二次生死危机。

  2010年,来自爱立信的营收占到了帕科软件整体收入的47%,为配合爱立信IPTV市场的拓展,帕科软件团队迅速从30多人扩张到接近80人。2011年,爱立信的营收更是占到了帕科软件整体收入的59%,帕科软件的人员已经接近100人。虽然帕科软件的整个组织建设获得迅速的完善和提升,但是成本的增长同样惊人。

  吴晓涛和合伙人意识到如果一旦跟爱立信的合作出现了危机,其它的业务收入将无法支撑整个团队的成本,必须在可能的危机出现之前开拓新的市场来降低单一客户占比过高所带来的风险。经过思考,团队商议必须有人全力以赴投入到帕科软件的市场开拓中去,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帕科软件是我们的未来”。

  于是,在帕科网络还保持高速增长的时期,吴晓涛决定放弃帕科网络的一切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帕科软件, 这是帕科成长路上面临的又一次重大选择。

  然而死亡的威胁比想象中来得还快。2011年,爱立信没有拿下预想中的河南联通和内蒙古联通的IPTV市场;2012年,固守两年的河北联通市场也在华为、中兴的免费策略下宣布放弃,爱立信正式退出国内通讯运营商的IPTV基础能力平台建设市场。

  最大的收入来源没有了,新的市场还没有建立起来,要活下去,帕科面临着新的选择。当时整个IPTV的格局在播控方有两条线路,一条是百视通,一条是央视IPTV(后来的爱上)和各省新媒体播控。彼时的百视通占据了IPTV用户的大多数。吴晓涛说:“那个时候我们面临着是否愿意被百视通包养的选择,百视通当时需要一个技术支撑团队,但合作协议上写着所有知识产权都归属于百视通。这个对帕科来讲是无法接受的,做一个没有自主市场权利的外包方离我们希望实现的梦想很远。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的选择。人永远要在利和利之间与害和害之间做选择,利害之间不需要选择的。如果选择被包养,我何苦要干这个事情,我还不如继续做我的硬件集成?但是如果选择不被包养,风险很大,公司很可能会死掉。实际上,我们每次都选的是死路。”

  彼时的央视IPTV(爱上)还处于发展初期,帕科为其做的基本都是EPG分平台落地对接这类没钱赚的苦活儿,尽管这些苦活儿逐渐让帕科在各地新媒体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但同时也让帕科被打上了EPG开发专业户的标签,行业内甚至已经忘却了帕科具有的IPTV端到端解决方案的技术能力。

  尽管如此,帕科依然坚定地选择了这条前途未卜的路。因为在那个当下,不被“包养”是帕科最为诚实的反应,如果说这是出于一种勇气,那么选择之后,如何一步步朝前迈就需要更多的能力和谋略,当然,机遇同样重要。毕竟,许愿容易,但潦草结束的更多见。

  2012年,爱立信的项目慢慢结束,央视IPTV、国广东方、华数、成都、深圳、湖北、河北等这些新的新媒体市场都还在市场开拓中,投入巨大,所得有限,甚至很多都还属于“义务劳动”阶段。干的活儿不少,拿到手的钱却太少!帕科团队意识到他们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风险远超前两次,是致命的!2012年底年终结算,帕科亏损了好几百万。摆在吴晓涛面前的问题是,要么裁员,重新收缩;要么坚持开拓市场,寻找更多的市场机会。

  而在此之前最要紧的是,帕科断奶了,拿什么给团队发工资? “除了抵押房产,没有别的办法!”吴晓涛沉默了一下,“这件事当时只有团队中少数几个人知道,因为我不想让员工恐慌,影响他们的信心,只是谎称公司拿到了一笔新的投资,可以继续大力发展。军心很重要,军心散了,过去团队为成功的梦想付出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对于吴晓涛而言,最困难的是如何说服妻子在抵押贷款协议上签字,他以为这定会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没想到妻子只是问了一句: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回去住小房子,重新来过!”

  “好,我陪你去!”

  不考虑得到什么,只考虑失去什么,选择就会变得没那么困难。因为未来不可预期,失去的其实有限。

  家人对自己无条件的支持与信任,让吴晓涛铭感五内,危机解除了,帕科又回到了不断摸索、探讨、试错的和国内IPTV共同成长的轨道中,继续开始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的研发和实践。很快,帕科的努力有了成果,围绕基础业务之外的一套完整的产品体系形成。也就是后来帕科引以为傲的五大体系:内容集成,内容生产,内容管理,内容分发,内容呈现,从内容到用户这中间的一系列技术体系,帕科在这一时期逐渐完成搭建。

  但吴晓涛的焦虑并没有减轻,因为他发现帕科虽然有所沉淀,但倘若其发展道路不改变,就将永远处于濒死的边缘。他希望帕科的真正价值能够放大并且持久,而不仅仅只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

  2013-2014年,IPTV随着政策的放开得到相对快速的发展,这期间帕科开拓了很多新客户。对于所有给予自己机会的人,吴晓涛都心存感激,但他不得不承认,很少有项目是挣钱的。项目的研发投入不可预计,但投入和回报有时并不能划上等号。吴晓涛和他的团队迫切地希望公司能从项目型转型为产品和运营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公司的长期发展,才不至于总是觉得四周都是悬崖峭壁,而帕科被困在了里面。

  然而最让吴晓涛焦虑的是,帕科似乎被钉死在了项目型的十字架上! 

  萌动

  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就想知道我会死在何处,然后我永远不去那里。”听起来很有道理,即使有点云山雾绕,但大抵可以解释为:创业者提高创业成功率的方法,不是仅局限于不断做正确的事,避免做错误的事降低失败率也同样重要。

  为了避免在错误的事上渐行渐远,2014年,帕科开始转型,这导致了第三次生死存亡来袭,吴晓涛说,“这次是我们主动寻求的,我们又去寻了一条死路。”而事实上,在公司前行的路上,有些挫折确实是不可避免的。

  经过2013年的政策频繁利好,IPTV播控平台积极推进,三网融合正式迈入推广阶段,到2014年初,国内的IPTV用户规模已达三千多万。吴晓涛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他等不及帕科依然在项目型公司上蹒跚前行,不想再困在周转、消耗、突围、折损、止损的怪圈中,他要为运营开路。这意味着整个团队的的固有模式需要全部推翻重来,这很危险,但吴晓涛认为,即使不变,也是死路。

  他在劝说团队时,举了个例子,“假如我有一个项目,50人不够,需要80人,那就扩张,然后挣一点小钱;下一个项目,80人不够,需要100人,继续扩张,再挣一点小钱。但这种发展是有临界点的,需要怎样才能保证养活100人。即使不考虑行业内的激烈竞争,即使有足够多的项目,手忙脚乱接下来的后果也会是质量出问题,客户投诉增加。这将直接导致项目再次变少,从而只能养活60人。那么多出的40人是留下还是裁掉?他们每一个都是有经验的技术人员,如果裁掉,会让公司多年培养的心血付诸东流。这是一个死循环,不是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

  吴晓涛坚定地认为,帕科一定要转型,长期以来的自我受限,能上不能下,最终只会固步自封,走到死局无法回头。在一切还有救之前,帕科要用自身的服务能力和长期积累的经验去帮助和壮大合作伙伴,当他们变得强大,帕科只需要在里面“取一瓢饮”就可以活得很好。

  “转”是一个口号,怎么做才最重要,毕竟技术和运营是两码事。

  2014年,帕科进入了“痛苦”的转型期。帕科原有的上海总部被定位为产品研发中心,成都为全国技术支撑中心,运营总部被定在了杭州,北京办撤销,人员全部迁转到杭州。“运营总部定在杭州出于几方面考虑。第一、政府提供员工落户的政策;第二、房价相对上海北京便宜一半;第三、政府的创业扶持政策极大的降低企业运营的成本。毕竟企业的长远发展需要有一个能让员工安居乐业的大环境。”

  如今回忆起来,似乎三俩句话轻飘飘就可讲述完,但当时对整个公司拆骨剃肉似的大调整让帕科元气大伤,不可避免地导致了部分人才的流失。好在不管怎样,帕科确实朝运营方向迈出了一步。

  帕科开始尝试在深圳做运营服务,用户上升很快,团队成员们都看到了希望,觉得这条路或许走得通。但事实上整个团队的思维方式和业务模式,与真正的运营型公司相比依然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和差异。吴晓涛突然意识到,深圳做得好,或许跟帕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因为深圳的客户自身的能力很强大。

  借助深圳的运营服务经验,帕科开始为芒果TV和环球合一做运营支撑服务,由于缺乏运营项目执行的经验,最初并不能做到让合作伙伴满意,当被质问“帕科不是技术很牛吗?怎么会这样简单的问题到现在还解决不了!!!”帕科的员工只能紧急坐头等舱赶往客户现场。吴晓涛回忆起这件往事时感叹“被骂得太惨了,我都不敢说话。”但他感激这样的责骂,让帕科得以在纠错与解决问题间迅速成长。

  一边成长,一边为怎样才能更好地活下去这件事担忧,已经成为帕科及其整个团队的常态。事情总是不按照自己规划好的路线前进,挫折和绊脚石数不胜数。但是没关系,只要站稳脚跟,太阳总会再次升起。吴晓涛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他的创业过程中,他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灭火,一次又一次灭火。

  在2014年的年终总结时,吴晓涛概述了帕科的两种死亡模式。

  “第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死法,我们继续沿原有的路走下去,走到一定阶段,人员到一定规模的时候,项目突然变小,帕科的死期就到了。就像传统媒体一样,前方的死路早已经看得到,不是他们看不到,只是因为坐在那觉得很舒服,就愿意等到那一天到来。实际上那种死法是断崖式的,不一定就那么舒服。

  第二种,凤凰涅槃式的死法,任正非曾说,烧不死的鸟儿是凤凰,我们就跳进火堆,如果重生,那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我希望我们选择第二种,要么死得痛快点,要么就获得重生。”

  想要彻底转型,首先要解决的是资金链条的问题。过去做项目产品,商业模式很简单,产品做好了就能收回资金。但是运营需要大量投入,收益却未可知。在帕科的运营服务业务并未还未正常运转,达到强盈利的阶段,这种尝试无疑是自寻死路。2014年下半年,帕科加大了在运营方面的转型力度,但运营业务的发展困难重重,原有的项目收益转化成运营收益直接导致项目营收的下降,而运营收益的延后性和人力资源的大量投入导致项目完成的周期变长,这样的恶性循环直接导致公司的资金链再次紧绷。第四次生死存亡已经来袭!

  这一次,一直关注帕科转型发展的一支专业基金和几位IT、互联网行业的朋友伸出了援手,一笔笔资金流入帕科,这是帕科软件成立以来,第一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

  对于这些帮助自己渡过难关的朋友,吴晓涛万分感激,这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同时也是对帕科转型方向的认可。在投资人看来,凭借帕科在行业内的经验与技术积累,是少数几家有可能能让这个模式成功的公司之一。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正因为有过去的曲折攀爬和无数不计回报的付出,才有了一次又一次的绝处逢生。吴晓涛将其归结为幸运,但如果帕科从来都不是一家有价值的公司,那幸运是不会眷顾于它。

  虽然有点举步维艰,但帕科又一次死里逃生。

  这是迄今为止帕科遭遇的第四次残酷考验,而这很可能不是最后一次。对于几经磨难的帕科,如今最不缺的或许就是和未知的困难做斗争的经验,他们随时准备着战胜下一个关卡。

  有意思的是,人们发现80%-90%的优秀企业都经历过3-4次非常残酷的市场考验,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危机的必然性。当危机来袭,率先受到考核和锤炼的一定是决策者的决心与能力。

  吴晓涛作为一个企业的决策者,最需要把控的莫过于行业发展的长远趋势,是一个潜在价值很高,但和目前普遍接受的观点非常不一样的远见观点。然后,在恰当的时机付诸行动。这期间,整个团队的行业经验、技术积累非常重要,因为没有积累,不容易想到;没有积累,想到了也做不到。

  新生

  2015年,IPTV被明确为三网融合的支撑业务,随着政策利好的陆续发布,以及融合电视终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IPTV进入快车道。同时,地方新媒体的成长与崛起,促使他们需要和类似帕科这样的运营技术公司展开合作。

  很快,帕科进入快速发展期,这并不意味着帕科就活得“温馨又从容”了。发展越快,压力越大,风险也越大;投入新业务越多,兼顾传统业务就越少。

  和国内IPTV的艰难发展史一样,帕科跟随IPTV的脚步,一路走得磨难重重,每一次都生死攸关。

  2011-2014年期间,每年年会吴晓涛都会给团队打强心针,“现在应该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明年IPTV就能发展起来了。”说得斩钉截铁,但自己都未必信。一年又一年,对于帕科这样体量的公司而言,实在等得太久了些,考验残酷无比。

  既然如此,难道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

  “当然想过,想过无数次,但不能够!”

  “最艰难的时候,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找合伙人、投资人沟通,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每一次给予的认可和鼓励对我而言都是极大的激励,很多时候这种精神上的认可非常重要。虽然很辛苦很累,公司随时可能死掉,但是在别人眼里,你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这就是收获,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精神支柱,让你还愿意为这件事情继续努力和坚持。”

  而另一个支撑着吴晓涛不能放弃的理由是公司的员工。许多员工在帕科已经八九年,吴晓涛心存感激,“我相信他们每年都会怀疑我说的未来,他们也有很多可以跳槽的机会,但最终他们选择了信赖我,他们没有把我当成骗子,那我就一定不能甩手不干,辜负他们的信任。”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眼界和谋略固然重要,但得人心、有责任感同样不可或缺。

  这不禁让人想起马云在一次演讲中曾说过的一段话:“放弃是很容易的,但从挫折中站起来是要花很大力气的。对于结束,一份声明就可以,但要把公司救起来,从小做大,要花多少代价呀。所以英雄在失败中体现,真正的将军在撤退中出现。”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一个企业的基因来自高管,顺着基因做事,也是顺势而为的一种,不需要苦苦摸索,自然灵感如泉涌。反之,野心驱动下的跟风则扑街累累。大多数时候,“基因+谋略”胜于“勤奋+跟风”。

  躲过了四次危机的帕科跟随着IPTV的脚步快速发展起来,同时,也开始着手充实公司的“基因”。吴晓涛想要建立一个精优的管理层,大家分工协作、能力互补,一起带动帕科前行。

  于是在2015年,原PPTV的副总裁裘靖宇加入帕科,担任CEO一职;2016年初,两位原华数的高管陈勇华和林杰也相继加盟帕科。不管是PPTV还是华数,他们都是帕科的合作伙伴,眼见着帕科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活了下来,深感帕科是一个认真干实事儿的团队,同时,也非常认同帕科的转型战略。志同道合之人走到一起实在顺理成章。有了他们的加盟,再加上擅长资本运作的王兴,以及吴晓涛本人,五位高管各司其职,已经可以轻易地拉动帕科这辆马车向前狂奔。

  帕科2014年开始的强硬转型把握住了非常好的时机,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帕科,在几位合伙人的加盟助力下正式走上了技术加运营服务的双轮驱动发展之路。

  用户规模决定了运营的发展潜力,IPTV用户从2015年的5000万,到2016年的9000万,让帕科的运营服务业务变得天高海阔起来。目前帕科的运营服务已经渗透到了国内接近二分之一的省份,用户覆盖已经超过了2700万家庭,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作为帕科的CEO,裘靖宇十分看好运营业务的前景,在他看来,未来广电新媒体一定会不断投入资源建设和扩展新业务,否则就会失去后续的发展动力。“新业务的发展,有增值运营,有流量变现,有广告、电商、电视购物,还有未来的家庭服务。不管是哪一种,广电新媒体都将会是运营的主导者,走市场化道路,不断提高用户的ARPU值,获得更多用户忠诚度。而帕科要做的,就是帮助和支持广电新媒体的发展。这是一件共赢的事情。”

图片2.jpg

 

  2016年初,帕科科技获得了中财基金领投的数千万A轮投资。2016年末,帕科在新三板挂牌,这意味做为公众型公司它将获得更多社会关注和企业声誉,更强大的资源和资本整合能力,更好地为客户和合作伙伴提供服务的能力,让帕科能够站得更高,走得更远。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压力和更多的挑战。但是鸡汤里煲得确有道理:很多时候,所有的困难和失败,其实都是逼迫你变得更好的磨刀石;每一次给你设定的挑战,都是让你人生升华的助推剂;所有打不死你的,都会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让你更强大。

  曾经那些要死要活的转型历程,如今都成了云淡风轻的过往。吴晓涛时常开玩笑说帕科其实是农民工出身,但与之打交道的都是房地产商,现在房地产商觉得帕科活儿干得不错,开始分一部分中介的活儿给他们干,这样尽管仍然辛苦,却可以获得长期稳定的收入保障。

  2016年,帕科将运营重心放在了IPTV增值运营的平台体系和服务体系的建设。与此同时,帕科还搭建自己的内容生产和内容传输网。2017年,帕科将再往前迈一步,加大精细化运营和智能化运营投入的同时布局行业市场,为政府、企业、农村、社区提供基于IPTV业务的行业应用服务。

  十年的生死寻觅,帕科已经很清晰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运营技术服务商。其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服务、研发的支撑,在此基础上打造完整的运营体系,助力客户实现价值最大化。

  尽管走得艰辛且坎坷,好在喜悦年年有。拿下一个项目,突破技术难关,得到客户认可,包括员工成家立业,结婚生子,都是吴晓涛的喜悦时刻。这其中最让他高兴的是得知员工买房安家的消息。员工生活品质提升,努力工作,享受生活是帕科平台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2017年开年,吴晓涛给所有员工写了一封新年致辞,内含回顾与展望,鼓励与自勉,“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越是往上走的时候,越是要低头看路,越是要心存敬畏,越是要保持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敬畏之心。春节前一个重要客户对我们产品研发、运营和技术支撑保障愤怒抱怨的微信让我深刻触动。我们深深意识到,我们的管理团队对客户的基本需求和服务体验的关注还远远不够。作为公司各环节的管理者,有多少产品、多少应用、多少流程、多少业务场景是我们自己亲身体验过的?我们是否用自己的软件做一次内容下发、完成一次订购?我们是否尝试一下点几个步骤能找到我们想看的内容?我们是否尝试一下客户找几个人才能得到一个问题的确切答复?新的一年,我们先从管理团队做起,去客户处、合作伙伴处亲身体验亲自实践,了解满足最基本的客户需求,及时响应快速落实……”

  吴晓涛虽然是一个生意人,但他长久以来苦心经营的帕科却显然并不以挣钱为核心目的。他希望帕科不管在社会层面,员工层面,还是客户层面都能得到价值的认可和尊重。

  吴晓涛感慨:“赚钱不难,赚钱的路径千千万万,但是要做到既有价值又能赚钱其实并不容易,我希望帕科最终能成为一家受人尊重的公司,而真正的尊重一定是来自于帕科用心的服务。”

  都说只要一个人努力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最终就会成为什么样子。种瓜得瓜,求仁得仁。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DSC_8739_副本.jpg

 

  (注:本文简称“帕科”处都指上海帕科软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流媒体网主办的第十三届论道以“大屏时代:智慧+ 融合+ 运营+”为主题,将于2017年5月25—26日在广州举办。届时,帕科科技也将莅临此次广州论道,现场分享他们在IPTV领域进行的探索和尝试,敬请关注。

责任编辑:庞梦婕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